苏野

世界这么大

莫说英雄:





1.
“知道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,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一种特殊行为方式。”
政治老师在讲课。
后排男生抬起头。
漆黑的眸子有着看不清的情绪,盯着黑板上的白字,良久之后吐出两个字。
“骗人。”


2.
窗外知了的叫声越来越大,在男生耳朵里面只留下轰鸣。
校内的保送,原以为可以上,却没想到在政治上栽了大跟头。
这不对!
政治他可是课代表啊怎么挂科了?
越想越不对劲,男生的步伐向办公室走去。


3.
“这次谢谢老师了。”
“不用,都是应该的。局长您也不容易,您儿子那么优秀,自然是保送了。”
“过奖过奖。这是老师您的……”
办公室外他的脚步猛地一滞。
开玩笑呢?
保送名单上有当前教育局局长的儿子。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农民工家孩子,凭什么和他对峙?


4.
高考发挥不错,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
但有一些力不从心。
“老师!这是我的毕业论文!怎么成您得了??”拿着报纸急冲冲进导师的办公室。
“你的?你怎么知道?”
“我……这是我的!”
“你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,你以为说出去那些媒体会相信吗?”
哑口无言。


5.
“听说了吗?这次销售部主管不是他的!”
“那是谁的?”
“一个空降兵,和咱们老总有关系。”
“啧真麻烦。我们就看着他如何出丑吧。”
“说的也是。”
厕所某一个隔间里,男生听见这对话,感觉一阵脱力。
哦,又不属于自己了。


6.
“儿呀,咱们不治病了不治了!”母亲坐在病床上,握着自己的手,说。
“为什么!有人愿意收我了!真的!手术费没关系的妈!”
母亲捂着嘴巴,哭了。
不知道多少天过去,忽然想起母亲晚上会睡不着觉,拿着抱枕过来,但在病房前脚步却停止。
“护士……你们不能这样讹诈呀!”
“呵。讹诈?你是要死么!直说了吧,要剩下的药,钱拿来。”


7.
母亲最终还是死了。
主治医生手术那晚喝酒,喝酒上手术台,把母亲的心脏戳出了一个洞。
告法庭,却被告知败诉。
为什么?
法官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“小伙子,我也不愿意呀!但那医生背后有人,我做不了主!我不想丢饭碗啊小伙子!”


8.
又做噩梦了。
这梦好真实。
妈,我想你。


9.
“是XX吗?你妹妹在医院,快来。”
……
“我们尽力了。”
男人抱住头,顺着墙壁蹲了下去。
父亲从记事起就不在。
母亲在手术台出事。
唯一的妹妹也逝世。
呜咽着。
然后一跃而下。
血染天。


10.
曾经拥有然后失去。
比没拥有过还来得难受。


世界这么大。社会也很大。
前些日子有人和我说法律能保护人。
保护人是一定的。
不过也要看看什么人。
这个阴暗的社会,是那个光彩社会的另一面。
你们只看见了光彩。
我只能割下那阴暗。
这里穆苡安。
文渣。
求k扩列。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苏野水问. 转载了此文字